枫年代记Ⅳ-暗之裁-起航!目标埃德尔斯坦 枫年代记Ⅳ-暗之裁-起航!目标埃德尔斯坦

枫年代记Ⅳ-暗之裁-起航!目标埃德尔斯坦


起航!目标埃德尔斯坦!

越过镂空雕花的铁门,疾步走过泛着香气的黑蔷薇花田,披着金丝镶边黑色斗篷的旅人进入一幢哥特式别墅中。

“喔呀,还真是稀罕的贵客。”高大的男人极富磁性的嗓音传来,来人在登上最后一级阶梯后看见了一个坐在安乐椅上的背影。

不带有一丝杂色的夜空中一轮巨大的黑色月亮诡异地放射着黑芒,别墅外的清风将蔷薇的味道灌进了这幢建筑中。

来人没有搭腔,于是男人晃着手上玻璃杯中近乎黑色的紫色液体开口问道:“是什么让你来到这个乏味无趣的地方?回答我,舍弃名字的骗子。”

“这座[暗月庭院]有多久没来过了呢……你把龙神的力量托付给了奥古斯丁。”黑色斗篷中传来缅怀过去一般的感慨和并非问句的陈述句。

男人依旧在安乐椅上摇晃着介乎紫色和黑色之间的液体:“如你所愿。那么……你专程来到这里,就只是想向我确认这一项你早该掌握了的情报吗?”

“当然不。”斗篷里传来快速的否定。“也许你还记得。过去我曾跟你提过……”

“回去吧。我的答案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的。”打断了斗篷中那人的声音,男人回以如洪钟般的坚定答复。独家怀旧版本|冒险岛私服发布网

“是吗……那真遗憾。这不是少了几分趣味吗……”斗篷来客随着话语的完结,消失在这幢建筑里。

男人呡了一口杯中的液体。

“我老了……主演的角色不适合我。舞台属冒险岛官网,冒险岛079,于年轻人……那么,黑暗的果实埋下后,迎来的究竟是更雄壮的黑暗?还是带来曙光的黎明……我会拭目以待。”男人是对着空气中看不见的妖精喃喃低语还是自言自语呢?

在黄昏的城市废弃都市郊外的一处树荫下,有一个女性的身影在从树叶掩映中透出来的昏暗阳光下舞动着。明亮的褐色头发与同色的凌厉眼眸在阳光下闪动着,无论是表情还是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让人感觉到一阵如冰般的凛冽与决然。紧身的红色侠盗服勾勒出她姣好的曲线,身后有一个被长长的缎带系着的金色铃铛。尽管衣服的主人此刻正在郊外的树荫下舞动着,却一直不见铃铛发出响声。

仔细看的话可以发觉,在她的右手有一道游丝般的红光。那是因被疾速挥动而变得模糊的拳刃——血红色的[阴风碎魂刃]。锋利的刀刃在空气中游走却不惊动尘埃——或许是刀刃的主人刻意避开了尘埃?——女性在地面上跃动着却并未踩到地面上的枯叶。「战神冒险岛SF发布网」

仿佛为这无声而绝美的舞蹈所吸引一般,又一片半枯的叶子悠悠地从树上降下。在经过女性身边时,它的叶脉与微黄的叶肉不知何时被完美地切离开来。而女性在此时正打算停下舞步收起武器——

“哟易巧,你看起来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从被唤作易巧的侠盗身后传来了熟悉却略显稚嫩的声音。

易巧顿时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脊背一僵。这不协调的动作使得背后的铃铛首次发出了“叮呤”的响声。

易巧动作僵硬地回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着华丽蓝色法袍头戴缀有宝石的尖顶帽的少年不知何时靠在了自己身后的树干上。

易巧用了半秒钟去回忆这套衣服以及这把嗓音——

“龙龙龙龙龙王?”她的声音顿时因为吃惊而提高了半个八度。

“是是~我回来啦~”被点名的年轻(至少看上去年轻)魔导师状似愉快地一边回答一边跑过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啊?!”红衣的女侠盗连珠炮似地发问着。

“呃……从后面回答开始的话,我在你开始切那片蒲团树叶开始就到这里了;三天前我回到维多利亚岛。”

稍微平复了心情的易巧先是咀嚼着龙王的回答,等到全都理解了,她便恢复了那副特有的冷静口吻:“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又变回这副不成熟的样子了?”

“……”龙王露出了“绝对不想回忆起来”的表情,然后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个,这次来找你,是来邀你去旅行的。”

“唔。去哪里呢?”

“是一块叫做埃德尔斯坦的大陆哦。船已经让卡德尔斯去借了。现在,是收获我在过去撒下的努力种子结出的果实的时候了。”

新舞台的幕布为你揭开。穿上舞鞋踏上新的舞曲的人们会舞出怎样的步调?

评论 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