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圣物帮助下,冒险岛赫里希安评议会的祭司们在万神殿重新制造了保护结界。 在圣物帮助下,冒险岛赫里希安评议会的祭司们在万神殿重新制造了保护结界。

在圣物帮助下,冒险岛赫里希安评议会的祭司们在万神殿重新制造了保护结界。

高等精灵族的王子“杰伦·达勒摩尔”对藐视生命的行为感到愤怒,并使得传承到自己体内的生命超越者的力量觉醒。在拥有绝对的力量优势后,生命超越者“达勒摩尔”以超越者身份吸纳了大量追随者,后对树精族宣战。在战争的过程中,达勒摩尔认为这种由优胜劣汰的法则支配的世界无法达到完美,并以此为由展开了对Gladys世界全境的统治战争,并从此转化为毁灭者。
(另注:国服同时存在“提伦·达勒摩尔”和“杰伦·达勒摩尔”两种翻译,都指同一人。)
因为生命超越者转化为毁灭者而导致的生命领域崩溃,除达勒摩尔外的高等精灵族灭亡。
1.png
达勒摩尔运用生命超越者的力量创造数量庞大的“幽灵”军队以此使自己的军团数量处于绝对优势地位。
为了能进一步拥有改造世界的力量,同时也出于对其他超越者力量的探寻(超越者间会由于力量程度的接近而互相吸引),达勒摩尔向时间超越者“克洛尼卡”发出邀请,“克洛尼卡”因不赞同达勒摩尔重置所有生命的目的而拒绝加入其阵营,达勒摩尔随后入侵“克洛尼卡”所居的纪年圣殿,在交战中,克洛尼卡不敌达勒摩尔,被抽取力量后流放。
由于一个生命同时获得了两个超越者的力量,Gladys世界中的时空出现的扭曲,由此打开了通往原本不应相接触的Maple世界的时空门。
考虑到时空门的危险性,诺巴族当权机构“赫里希安评议会”封印了自己所属地内的时空门。
树精族首都“阿波利斯”在达勒摩尔军团的进攻下沦陷。
同时,由于两个超越者力量的互相排斥,受此影响的达勒摩尔暂缓了对Gladys其他种族的战争。
在超越者拥有的压倒性力量下,Gladys世界中除了诺巴族与阿尼玛族领土外的领地均被达勒摩尔军团攻陷。
由于对于力量的过分渴望,诺巴族的战士“麦格纳斯”在诺巴族当权机构“赫里希安评议会”的决议下被流放。
向往于达勒摩尔的巨大力量,受流放的诺巴族战士“麦格纳斯”加入了达勒摩尔军团。
通过其余时空门帮助,“麦格纳斯”潜入Maple世界并获取了大量信息。
以悔悟的族人的身份做伪装,“麦格纳斯”作为间谍重回诺巴族都城赫里希安。
原赫里希安三名守护者中的“维克特”对于将已故恋人的画作变成现实的渴望被“麦格纳斯”利用,以从原生命超越者“达勒摩尔”制造的魔法画布为诱饵,麦格纳斯成功诱惑维克特背叛并随后对其进行操控。
“麦格纳斯”借助从Maple世界取得的特有原料,假意帮助原赫里希安三名守护者中的“特雷格罗”完成制造智能生命体的夙愿,但却秘密在原料中混入了诅咒的安瓿使其实验失败并陷入疯狂以施加操控。
“麦格纳斯”并借机解除了赫里希安的保护结界,达勒摩尔军团趁此机会大举进攻赫里希安。激战中,诺巴族的守护神第二任狂龙战士(凯撒)被麦格纳斯偷袭,但仍以生命作为代价重伤麦格纳斯并消灭大部分麦格纳斯军队。
第二任狂龙战士所持的名剑“凯瑟利安”在其牺牲后被麦格纳斯夺取。
诺巴族长老“贝尔德”和第三名守护者“伊黛娜”保护诺巴族的四枚圣物(第五枚被麦格纳斯取得)并带领残余族人退至“万神殿”,其国王和各王族生死不明。
战后,重伤的“麦格纳斯”被达勒摩尔所救,达勒摩尔运用生命超越者的力量缓解了麦格纳斯的伤势,但由于“麦格纳斯”的生命核心被毁,无法长时间保持生命,为了延续寿命,麦格纳斯不得不穿过连接到Maple世界的时空门,来到Maple世界寻找强大的生命体以获取其核心。在圣物帮助下,赫里希安评议会的祭司们在万神殿重新制造了保护结界。

评论 0

sitemap